您的位置:金沙国际官网 > 情感专栏 > 绿连着绿的婆娑中,前方云雾飘缈

绿连着绿的婆娑中,前方云雾飘缈

发布时间:2019-10-16 04:46编辑:情感专栏浏览(70)

    我兀自坐在苍穹边缘

    走在春风里,听闻鸟儿清脆的啁啾。那丝调侃的意味似乎贴着我的耳际而来。不明了为何在那样的时候我会有着如此奇怪的感观。也许,是鸟儿脆脆的欢叫太让人不敢逼近。最后,我只能停住前进的脚步,滞足于那一级阶梯上,上不上,下不下的。甩着一脸的汗水,贪婪地呼吸着空气里传来的鸟儿的清欢气息。

    身下是纵横交错的阡陌

    是的,眼前的一切无不彰示着春的威望正在与日俱增。面对如此好的风情,如此好的明媚欢畅,我只能默默的避于一处,悄悄的以我怅弱的眼光冷冷的无声的瞥去。投在我眼眸里的景致即便再美,亦不再感动于我。

    头顶是深邃浩翰的天空

    什么时候起,我在春风的清朗明媚里苍老成风里的那一线流云呢?春的温柔,在风里尽数的潋滟绽放。也许,此前的景至不是属于我的,它只属于那依依我我的相牵相伴的情人,爱人,恋人,可人。我的天空永远是在无人处,在那野外孤原中,以大片大片的浮白呈现,以野野的无心的绽放而彰显生命的蓬勃与蛮荒。肆无忌惮地跌滚到天边,连上那阡陌纵横,再至那山岫荒涯峰巅。

    云层里星光时隐时现

    时光在前进,我却在倒退。弱弱的喘息声紧窒地纠结着心腔。曾那般的欢喜于山巅险峰,而今却只能喘息不断地喷吐着热气,在明朗中倾听着那撞击在胸坎间的剧烈的突突怦跳声。是那样霸道而无理地占据着我的情感,分蚀着我所有的观感。在几或平息的瞬间,谛听到那树丛中轻快婉转的莺莺脆鸣。穿进我的身体里,组合成一曲无韵却自成的弦音。

    前方云雾飘缈

    春之风情,是在那风连着风,叶连着叶,花连着花,青连着青,绿连着绿的婆娑中。

    一线亮光

    清风翦翦,葳蕤葱郁,叶儿轻摇,枝儿轻晃。天空青蓝莹白,大片大片,大朵大朵的浮云有如潋滟之琉璃轻轻的又急速的流荡而去。那般淡然,淡至无痕,那么轻巧,轻至若息。绿色妖娆了世界,苍翠弥漫了眼帘。也许那不经意的一探,远远的前方那一束束的花儿,或红,或白,或紫,或粉的婉蜒成一片花海。眼中春光只是被人工采集起来的一片明媚。

    似有强大磁场

    如果,能轻轻地踏向荒野阡陌。那时展现在我眼前的世界便是最为真实的春的世界,春的季节。我会为之欢腾,为之心跳。也会牵延出我生命里那不多的激|情。依稀的记忆,婆娑地舞在脑海深处,那些片片观景,涟涟情韵幽然的相伴我的季节款款而来。演绎春的光华,春的风情,春的秀姿。

    光与云迷幻成巨大螺旋风洞

    彼时,我行走在阡陌连天的田野中,铺天盖地的幽紫点缀着朵朵的嫩黄便映上了我的眼帘。我深深的凝望,如展翅腾飞的燕羽,生命由生到死的便被勾住了,一生再也离不开蓝天白云,紫陌阡野,苍穹浩海。千朵万朵的花海丛中,是那忙得连嗡鸣都差不多忘了的蜂儿,连翩跹震翅都忘了的蝶儿。每一朵绽放着的花儿,每一只忙碌着的蜂儿,每一只欢欣着的蝶儿。尽是蓝天白云下不可淡忘的精灵。那般小,又那般大,那般淡,又那般深的衬托在浮游流云之下。成就了一片欣欣向荣的盛世繁华,却又明净而朴真的直到生命的源头。

    拉拽流卷

    清风披着光芒于清凉中透着薄暖。轻撩的风丝,轻曳的风情,轻柔的抚摸,轻恬的情怀,清朗的时光。幽幽,再悠悠。轻贴水面,粼粼波光便千娇百媚地漾动在蓝天碧影中。绵绵情丝,涟涟情韵无限的扩放,又不动声色地袭进心坎。蜻蜓点水,浮光掠影中就将这个盛世繁华给波动得碎成点点莹光。那样的清朗明媚中,最是一抬头的素颜,一低头的妩媚。诉不尽的情丝,言不尽的温柔,描不尽的浪漫。

    我兀自坐在苍穹边缘

    我喜着那方光媚,暖中带着凉,华中裹着素,繁中铺着简,闹中填着静,浮中镇着稳。风里携着香,明中蕴着幽,枯中滋着润,纤柔的婆娑里又尽自坚实的铿锵。

    犹豫不决

    无意的散漫中便将一方生命机体接天连叶碧无穷地绽放在纯纯朗朗的天宇下。心的躁动也宛尔恬淡,静谧地痴守大地,只待那丝风情和着盎然生机提挈起恍然之浮生。一个春情之梦便弥显开来,在有限的生命里,支撑起无限的情愫。

    欲奔那片光亮

    很早以前,就思及,春之风情有风、有雨、有湖、有溪、有花、有鸟、有陽光、有蜂蝶、有蓝天白云、有梦。辗转的情丝便尽自慵懒又舒扩地缀连成一个旖旎多情的世界。那里面是有着天蓝色的梦幻,有着如水的温柔,有着如风的轻淡,有着如雨的绵密,有着如花的芳香,有着如蝶的翩跹,又有着如丝如絮的淡忧与怅然。

    跳吗

    是的,那是在细雨绵绵,婬雨霏霏,滴沥婆娑的雨帘雨雾中迷朦成无限的湿意,诗意。怅然的情丝便撷来春的清芬共心魂独自坐在时光的城堡里缱绻成诗成梦,成岁月的篇章,成季节的铎铃,成时光的呓语。也许在某个蛰伏的三月天里,来一阵惊雷滚滚,将自然忧郁着的,蛰居着的,难耐着的生灵悉数的惊起,唤醒。然后以拔节般的疯狂供舞这个婆娑的妖娆尘世。

    恐跌落阡陌

    我可以安静的痴守一角,盘踞于陬隅中,恋着雨丝涟涟,帘栊幽幽,枕在春情的芳菲中聆听梁间燕儿的呢喃。那里会载着一场时光的流韵清殇,赋予生命的机体一种幽静的遐思,婉转的柔媚。也许,我也会沉醉在静语寂寥中缄默我的红尘幽梦,窃取燕儿的喁喁叽语诉一方隔世的空蒙。

    化身灰烬

    依稀的记忆里,那些个春光不来,春风先渡的春情里,一树一树的花开,红白相间着耀了眼,迷了心,惑了情。以为那就是一个如水清凉的世界,以为自己就此静静的以一种天真挚纯坐化红尘。看那细雨霏霏,观那蜂飞蝶舞,摇那花雪清香,一树一树的冷媚幽情里,一枝枝的风情无端的于缄默里风情万种。风轻轻的拂过,雨细细的敲滑过,残红嫣嫣,粉白离离,点点的寸寸的搁浅在风清雨细中。残红万般,莹白千态,只是那一地的芳华尽自碾作了尘泥,埋在了春光里。小小的心讶异着,疼惜着。缘何就如此呢?缘何就如此的脆弱而素艳呢?不懂得那一场雨的雨意,不懂得那一场风的风情。只是在轻轻的过渡,过渡红尘,过渡生命罢了。

    或被卷入风口

    春光,持着清幽与明媚缓缓的从那些风干的时光中走来,以一个少女般的温柔和幽婉轻轻袅袅,纤纤静静的踏来。踏在青石板上的脚步不急不徐,似是带着一丝丝的羞涩,一丝丝的妩媚,一丝丝的忧柔,姗姗踩过我的心坎,涉过我的脉搏,轻叩着我沉睡的心田。阡陌暧昧起来,紫陌红尘如是的潋滟生光。我梦里的梦一个接一个的踏着节拍鲜活而清新起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远远地隔着红尘静坐,遥望他人的风生水起。

    飘向何方

    而原来,我如此的多情,如此的恍惚,如此的薄弱。将春的风绑在了我的指尖,将春的雨滴在了我的心头,将春的声音安放在我的耳畔,将春的脚尖轻踮在我的趾间。一步一葳蕤,一步一笑靥,一指一风华,一指一幽媚。无论是盛世繁喧,无论是风烟俱净,无论是焦躁难耐,无论是恬心默怡,我总还是循着春的幽靥而迷离蛮莽着。

    不敢动弹

    思那一方蠢蠢的风情,恋那一幕幽幽的雨意,慕那一片袅袅嫣然的芳菲,念那一款绵绵悱恻的幽韵,也想那一湖清光潋滟的明媚。风起的时候,我告诉自己那是春的风情之魂,雨落的时候,我告诉自己那是春的风情之魄。当风起雨落时,时光便撷来了季节的精髓,点化洇染春的霓裳羽衣,使之岁月清减,使之红尘飘忽,使之尘埃秀美。

    终被空中萤光融化

    静静地坐在春光里,淡淡地观风览物。风从我的耳畔吹过,掠过我的肌肤,拂过我的发丝,飘过我的衣袂。我看到远远的一片旖旎的恋情,男与女的相伴,言与笑的对决,喁喁声里,花鸟远去,春光也偷偷的被风赶跑了。我看到远远的那一片花海,幽紫幽紫的一片,小小的,直直地开在秸梗上。小小的叶儿,缀成一束小小的杆,看不到风里叶儿的风情,唯只看到那一束束一枝枝挤挤捱捱的花儿。我看到花海中那两个小小女孩儿,秀美的娇颜,漂亮的裙带,潇洒的争相与花争容,窃取着花儿的丽颜容姿。小小的却已成了花的代言人。

    白了头

    春风轻拂过那一波湖水,浑沌的水。呵,我竟然看不到蓝天白云,真真是自然的败笔,人类的损失。春风揽怀,欲知清风是否有伤,风不语,兀自在耳际萦绕,在水间萦系。那般近的距离,却是那般远的隔膜。风忘了水的妩媚,水忘了风的潇洒。人儿却独自占着风与水的亲昵兀自欢喜,兀自忧伤。

    白了身子

    再也无力,再也多情不起来了。这个春光里,我只是忧伤地坐在春的怀抱里,无力地垂看天光风物。一切都与我远去,一切都不在我的情思中占据一点点的位置。我原来的那份爱与悦早已被搁浅。原来,岁月于我亦有一种叫做厌倦的东西。时时的看,刻刻的等,却原来只是一场清风吹过的风情。轻轻的,轻轻的浮泛在心湖上,便不着痕迹的溜走了。

    坐成天边的一颗寒星

    回眸,我的季节已凋零,我的时光已苍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春,它只在我的迷梦里。

    春之风情,它只是关乎着我意念里风与雨的相倾相恋。而我便是那个促使它们纷纷纭纭地纠结缠绕的无知浅薄的人儿罢。

    2011.3.7

    本文由金沙国际官网发布于情感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绿连着绿的婆娑中,前方云雾飘缈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